口袋妖怪银灵文明之初的“神圣”知识-读科普

作品分类:全部文章 2019-08-18

文明之初的“神圣”知识-读科普
知识,是人类实践认识的成果,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人类在对自然和自身的不断探索过程中,构筑起了体现人类文明的知识大厦,而这又进一步提高了人类的实践探索能力,因此,英国哲学家弗兰西斯·培根说:“知识就是力量。”
然而,在人类文明的早期,人们无论对自己身处的世界还是对自己都知之甚少。人们认为知识是神灵传递给人间的启示,只有与神灵相通的人才掌握知识,知识被披上了“神圣”的光芒。对许多人来说,能够学习知识是一件非常了不得的事情,知识被长期垄断在少数人手中。
一、亚述王宫里的“图书馆”
1.“新月沃土”上的奇迹
美国芝加哥大学的考古学家詹姆斯·布雷斯特德教授,将今天伊拉克东北地区的大半部、土耳其东南边缘、叙利亚北部与西部以及黎巴嫩、巴勒斯坦和约旦西部的一片形似一弯新月、彼此相连的土地称为“新月沃土”。这一地带,因有河流灌溉,适宜农牧业生产。在“新月沃土”的东南部,今天伊拉克境内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之间的冲击平原,曾经是人类古代最伟大的文明中心之一。
古希腊历史学家将这里称为“美索不达米亚”,意思是“两河之间的地方”。在古希腊人心目中,这里曾是一个人人向往的天堂。
两河流域文明最早的创造者是公元前三四千年左右来自东部山区的苏美尔人。5000多年前,生活在美索不达米亚南部的苏美尔人建立起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批城市。

苏美尔人
城市,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人类群居生活的高级形式,是人类进入文明时代的基本特征之一。当城市代替了早先的村落,带来的不仅是人口数量的扩张,而且,它也标志着比乡村生活更为复杂的社会组织形态已经确立起来。
当时的城市虽然规模不大,但已经成为一个区域内的宗教、政治、经济、文化及军事中心,城市内手工业和商业得到了的发展,社会成员间在物质和精神生活方面的联系也更为紧密。
在苏美尔人的城市里,城市中心是最为重要的场所,这里建有神庙重生平淡人生,祭祀着城市的保护神,是人们从事宗教活动的地方,自然也成为城市市民寄托精神信仰的中心。
人类是何时开始信仰宗教的,这个谜底还没有被揭开。然而,种种考古发现显示,人类的宗教祭拜活动由来已久。可以想象,在条件险恶的生存环境中,人们日复一日地面对无法理解又难以驾御的自然威胁,自然的神秘性和命运的不确定性是人类寻求宗教信仰的原因,而祭祀活动就是人们试图操控命运的一件“法宝”。
科学的起源与宗教有着不解之源。正是由于人类对自然现象的困惑而产生了宗教,也正是在对自然界不明事物的不懈探索中诞生了科学。在人类文明诞生之初,科学与宗教纠缠在一起,难以分离。
苏美尔人的创造是丰富多彩的,在数千年的时光里,他们在农业、天文、历法、数学、建筑等等方面建树颇丰,最为重要的是,口袋妖怪银灵苏美尔人在象形文字的基础上创造出了一套楔形文字。
2.楔形文字与泥版书
20世纪后,随着考古发掘与研究工作的不断深入,人们对两河流域文明的认识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突破傅平山。考古学家在考古发掘工作中先后发掘出一大批刻有楔形文字的泥版,这对于再现两河流域的历史和文化,了解当时人们的生活状况提供了很大的帮助。这些用楔形文字书写的信息,揭示出当时古代生活的方方面面,有国王的昭告、神职人员的宗教著作、市井商人的存货清单以及严厉的父亲对劣子的训诫,可以说是包罗万象,内容广泛。这些文字用芦杆写在泥板上,当时的知识便是由这些泥板文书留传下来的。

苏美尔人创造的楔形文字
在两河流域的平原地带上,在近2000年的历史里,苏美尔人建立起了一座又一座形式类似的城邦,这些城邦却未能维持苏美尔人对两河流域的持久统治。苏美尔人的统治一度曾被其北部的近邻、属于闪米特族的阿卡德人中断了100多年。阿卡德王国的创建者是萨尔贡,国力强盛时疆界直到伊朗西部、叙利亚和小亚细亚。阿卡德人占领了苏美尔人的城市,但却被苏美尔人的文明所征服,他们全面承接了苏美尔文明成果,直到公元前2191年被来自东方的库提人所灭。阿卡德人吸收了苏美尔人的语言和文字,并对其进行了改造和发展,建立了较为完善的楔形文字体系。后来的巴比伦语和亚述语,主要是在阿卡德语基础上完善的。阿卡德王国覆灭后,苏美尔人趁机重新复兴,统一了苏美尔和阿卡德,建立了乌尔第三王朝。

苏美尔人建立的城邦之一——乌尔
公元前19世纪末,阿摩利人在两河流域建立起了一系列城邦。巴比伦是位于幼发拉底河中游东岸的城市,地处两大河流相距最近的地区,位于两河流域的中心,扼守着西亚商路要冲,具有极为有利的战略和经济地位,有助于以巴比伦为中心的统一。最初的巴比伦城邦还十分弱小,但到第六代国王汉谟拉比统治时,国力达到鼎盛,统一了两河流域,成为一个中央集权的奴隶制大国,史学家称其为古巴比伦王国。在古巴比伦王国内,不仅有阿摩利人,而且还有苏美尔人和阿卡德人,但巴比伦的地位日渐重要,以致古代整个南部两河流域都被称为巴比伦尼亚。古巴比伦王国继承了由苏美尔人所开创的两河流域文明成果庞组词,并将这一文明推向了新的高峰。
古巴伦王国不仅统一了两河流域,而且促进了农业部落和游牧部落的融合,社会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在农业方面,由于扩展了灌溉系统,改善了提水工具,粮食产量得到明显提高。古巴伦王国时期,青铜工具开始得到普遍使用,同时,手工业分工进一步细化,手工制品更加丰富多彩。随着农业和手工业的发展,境内外的商业贸易也有了发展。巴比伦、西帕尔等城都是重要的商业中心。
古巴比伦时期,知识掌握在祭司阶层手里,占星术和占卜术是他们接受神的昭示和测知未来的法术,苏美尔人在塔庙台上观测天象的方式被保留下来,天文学和数学知识也由此得到丰富。
然而,这个依靠缜密严酷的法律体系治理的国家却经常面临外族入侵的威胁。公元前16世纪中叶,古巴比伦被来自北方的赫梯人所灭。
赫梯人生活在今天土耳奇境内的安纳托利亚高原,他们于公元前19世纪中叶建立起了赫梯王国。赫梯人生活的北部高原有丰富的铁矿,铁器生产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世纪,是西亚地区乃至全球最早发明冶铁术和使用铁器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早进入铁器时代的民族。赫梯人把铁视为专利,不许外传。直到公元前1180年左右赫梯灭亡之后,赫梯铁匠散落各地,才将冶铁技术扩散开来。
赫梯人不仅向整个西亚传播了铁器的使用技术,而且也吸收了巴比伦的文化。他们用西亚的楔形文字编制了最早的泥板字典,其中分为苏美尔文、阿卡德文和赫梯文三栏。通过掌握文字和语言,把巴比伦流传的古代苏美尔英雄吉尔伽美什的故事传到了整个小亚细亚,这个英雄后来在希腊被变成了赫拉克利斯和海格里斯。
公元前16世纪初,加喜特人占据巴比伦,建立加喜特王朝。加喜特人在入主两河流域后,恢复了两河流域的秩序、和平和统一。加喜特人全面接受了两河流域原有的文化、宗教和阿卡德语言文字。在加喜特人统治的中后期,两河流域的社会经济有所发展,巴比伦、尼普尔、西巴尔等城市经济相当繁荣。加喜特王朝繁盛时期,成为与埃及新王国、赫梯帝国、亚述同为并立的大国。公元前1157年左右,加喜特王朝被埃兰人灭亡。之后两河流域进入到了亚述帝国称霸的历史时期。
3.亚述国王和他的“图书馆”
公元前19世纪左右,属于闪米特族的亚述人在美索不达米亚北部的底格里斯河中游建立亚述尔城后逐渐形成贵族专制的奴隶制城邦。
亚述人在美索不达米亚历史上活动时间约有1000余年,大致可分为早期亚述、中期亚述和亚述帝国三个时期。
亚述人国土资源有限,又经常受到周围民族的威胁,这就造就了他们好战的习性和侵略的野心。这个民族把自己锻炼成了一支好战而且善战的力量,他们曾先后落在南面的古巴比伦人和西面的米底人的势力范围内,但终于取得了独立的地位。亚述人从赫梯人那里引进了铁器,这不仅给他们的生产方式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更重要的是给尚武的亚述人提供了更加锐利的武器,增强了作战的实力。从公元前8世纪中叶开始,亚述人在几十年的时间里迅速崛起,不仅摧毁了耸立在新月地带和小亚细亚地区众多抵抗它的泥砖城墙,而且轻而易举地征服了手持青铜战斧的埃及法老军队,第一次在历史上建立起了一个军事大帝国。
从公元前8世纪中叶到公元前621年,亚述帝国维持了一个多世纪强盛的历史,首都尼尼微成为当时世界性的大都市。
1849年,英国业余考古学家莱尔德在发掘尼尼微的亚述王宫遗址时,发现了两间像是后来增建的作为图书室的房间。莱尔德在那儿发现了近三万册泥版书,这两间房间面积之大、藏书之多,即使按现代标准来看,称之为“图书馆”也毫不为过。
莱尔德发现的这个亚述国王图书馆被历史学家称为亚述巴尼拔图书馆。亚述巴尼拔是亚述末代国王,公元前668年至前627年在位。他自称为“伟大英明及世界之王”,他在位时不仅使亚述帝国的疆域达到了极限,而且也是一位尊崇文化、博学多才、爱书入迷的国王。在图书馆遗址的一块泥版上,亚述巴尼拔自述道:“我,亚述巴尼拔,受到纳布智能神的启发,觉得有博览群书的必要。我可以从它学到射、御以及治国平天下的本领。……读书不但可以扩充知识和技艺,而且还可养成一种高贵的气度。”
亚述巴尼拔图书馆是现今已发掘的古文明遗址中,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宏大、书籍最齐全的图书馆。图书馆中的藏书门类齐全,包括哲学、数学、语言学、医学、文学以及占星学等各类著作,几乎囊括了当时的全部知识。其中的王朝世袭表、史事札记、宫廷敕令以及神话故事、歌谣和颂诗,为后人了解亚述帝国乃至整个亚述-巴比伦文明提供了钥匙。尤其珍贵的是,在文学类泥版书中,藏有世界史上第一部伟大的英雄史诗《吉尔伽美什》,这是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所创造的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带封套的泥版书
两河流域环境的局限性难以支撑任何一个想要在此以武力扩张实现长期统治的政权。公元前605年,强大的亚述帝国在内外交困中覆灭了。迦勒底人的新巴比伦王国也仅存在了80余年就被波斯帝国击败,终结了两河流域独立发展的历史。从此,两河流域不断遭到外族入侵和统治,从苏美尔人开始的文明最终为黄沙掩埋。
两河流域文明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占据着崇高的地位。很少有地方像两河流域这样经历过如此悠久而复杂的历史,从科技发明、文学艺术到宗教和社会结构,人类几千年来的文明在这里都得到了充分展现。特别是苏美尔人所发明的楔形文字,被擅长航海和经商的腓尼基人在综合了尼罗河畔古埃及人发明的象形文字的基础上加以改进,简化成了腓尼基字母。这套字母在被希腊人改造成希腊字母后,成为拉丁字母乃至西方大多数字母文字的基础。
二、尼罗河畔古埃及人的“纸草书”
1.尼罗河的赠礼
古埃及文明的起源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000多年前。与苏美尔人在两河流域开始建造城邦国家差不多相同的时间,在非洲北部尼罗河的中下游,古埃及人也开始建立起大大小小的城邦制国家。
尼罗河位于非洲东北部,全长6600多千米,是世界上最长的河流。尼罗河由卡盖拉河、白尼罗河、青尼罗河三条河流汇流而成。尼罗河自南向北奔流,经由下游平坦的三角洲流入地中海。
古埃及分布在尼罗河中下游两岸的狭长地带上,到尼罗河三角洲附近向地中海冠状形展开。古埃及虽处欧、亚、非大陆的交汇地带,但东部是阿拉伯沙漠,南部是山地,尼罗河穿越其中,瀑布跌宕,水流湍急,西部是难以穿越的撒哈拉大沙漠,北部是浅滩暗礁密布、航船不易停靠的地中海海岸,只有通过东北端的西奈半岛与西亚来往较为方便。这种交通条件的封闭性也使古埃及在地理位置上具有相对的孤立性,在那时对阻隔大规模的外族迁徙和入侵、维持社会经济的稳定发展和文化传统的延续性都有重要作用。
在这块土地上,非洲土著的柏柏尔人和来自阿拉伯半岛的闪米特人逐渐融合成为这里构建最初文明的居民。古埃及人的体型特征非常鲜明,今天我们可以通过古埃及神庙和金字塔中雕刻和绘制的人物看到他们刘东立。

壁画中的古埃及人
尼罗河的定期泛滥是大自然馈赠给古埃及人的最好的礼物。古埃及绝大部分地区光线充足而干燥少雨。古埃及人将一年分为三季,分别为泛滥季、长出五谷季和收割季。每年的7月到10月为泛滥季,正是尼罗河上游非洲中部地区的季雨时节,充沛的雨水使尼罗河河水从上游挟带着大量泥土和腐殖质穿越河谷奔向下游。尼罗河下游三角洲地带河汊密布,河面宽阔,水流平缓,当洪水退后,在河道周边留下了一层肥沃的淤泥。泛滥季后的四个月是长出五谷季,是作物播种和生长的季节。古埃及人在洪水退后的淤泥上播种,然后静候收获时节的到来。到了收割季,这是个干燥无雨的季节,人们从田野中收获成熟的庄稼,而又无需担心土地遭受水涝和盐碱化的危害。

穿越荒漠的尼罗河
尼罗河不仅带来了肥沃湿润的土壤,而且还有密布的沼泽和湿地,水中有鱼,空中有鸟,地上有兽,捕鱼、捉鸟、狩猎也是古埃及人获取食物的方式之一。
尼罗河的自然变化与农业生产的节奏是互相协调的,很少有水位低而引起的坏年景。当古埃及人掌握开挖水渠、兴建水利设施的技术以后,他们营建起人工蓄水湖和渠坝,河水泛滥时蓄水,水退后灌溉,这迅速扩大了耕地面积,粮食产量大大提高,使这里成为了地中海沿岸的粮仓。良好的种植条件和丰富的食物来源,为古埃及人的精神创造提供了良好的物质条件。
尼罗河孕育了古埃及悠久灿烂的文明。古埃及人最初的国家是一片灌溉渠道交织的土地,这样的小国家有若干十个。在这些小国家里,有一个以政府机关、王宫、神庙为中心的城市。城市一般都建在交通要道上,规模很小,人口也不多,是一个由城墙围护起来的要塞。长期的征战兼并,在尼罗河上游河谷地区和尼罗河入海口三角洲地区分别形成了上埃及和下埃及两个文明地区。在河谷中陶荔芳,悬崖峭壁举目可见,之外就是沙漠,尼罗河三角洲则平坦无际。由于自然环境不同,上下埃及发展出不同的文化与信仰。因此,自古以来埃及人和邻近民族都称埃及为“两地”,而尼罗河是两地之间联系的要道,也是维持埃及文明整体性的命脉。
尼罗河就像一根天然的纽带,把整个流域地区连接成一个稳定的、有机的整体。尼罗河平缓的河流使北上的航行极为容易,而盛行的北风、西北风又使返航毫不费力。因而,埃及人拥有对可靠的交通运输极为宝贵的手段,它促进了整个流域地区的最终统一。
公元前3100年,传说上埃及国王美尼斯统一了上下埃及,建立第一王朝截教焰中仙,在宽阔的尼罗河三角洲与狭窄的尼罗河河谷交聚处的孟斐斯定都,古埃及从此开始了王朝时期。
2.金字塔映衬下的文明
公元前三世纪,腓尼基的旅行家昂蒂帕克在他的游记中,将胡夫金字塔、空中花园、宙斯神像、阿尔忒弥斯神庙、摩索拉斯王陵墓、罗德岛太阳神巨像和亚历山大灯塔列为世界七大奇迹,这是他步履所及的世界里人类最伟大的工程。这七大奇迹,今天或已杳无踪迹,或只剩残垣断壁,而唯有金字塔却穿越历史的风雨依然屹立,让世人对历史的往昔充满了无限的遥想与好奇。
胡夫金字塔在今天埃及首都开罗市西南20千米处的吉萨城外,它是古埃及第四王朝第二位法老胡夫的陵墓。胡夫金字塔是古埃及建造的80余座金字塔中最大的一座。胡夫金字塔原高146.59米,现在的高度为136.5米,塔的四个斜面正对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塔基呈正方形,每边长230多米,塔身由230万块巨石组成,这些巨石大小不一,最重的有160余吨,最轻的也在1吨以上,整个金字塔重6000多万吨,即使在今天,这也依然是一项十分浩大的工程。

胡夫金字塔
古埃及统一之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稳定的,这段时间经历了从第一王朝到第六王朝共六个王朝,时间大约为公元前3188年到公元前2270年。古埃及历史学家曼涅托将其称为“古王国时期”。这是古埃及史上农业、手工业、商业、建筑业等各项事业全面发展的第一个伟大时代。这期间,古埃及确立了以官僚体制为基础的君主独裁的专制统治,并且出现了金字塔。第六王朝以后,王权衰落,法老失去了对国家各地区的控制,国家开始分裂,史称“第一中间时期”,这段历史大约在公元前2270年到公元前2060年。第十一王朝时分裂的古埃及重新得到统一。从公元前2060年开始,古埃及进入第二个政治稳定期,史称中王国时期。古埃及在十二王朝时迁都底比斯,即今天埃及的卢克索,青铜器开始进入古埃及人的生活,由于国家实力的提升,对外影响力也得到了扩展,与叙利亚、克里特地区的交往得到了扩大。公元前1785年前后十四王朝时,古埃及政权又开始瓦解,“第二中间时期”开始,此时期埃及第一次遭到外族的侵略,侵略者为驾车作战的喜克索斯人。喜克索斯人占领了埃及北部的大部分地区,从公元前1720年开始,建立了长达100多年的“太阳神不在的统治”。古埃及人在这期间学习了喜克索人的战术和武器,十七王朝的阿赫摩斯一世于公元前1570年将喜克索人逐出国境杨心龙,重新统一了古埃及,开始了十八王朝,从公元前1570年到公元前1070年期间被称为“新王国时期”。十八王朝时古埃及国力强盛,对外频繁发动战争。十九王朝时古埃及与赫梯帝国发生了卡叠石战役,经过16年之久的战争,最后以拉美西斯二世与赫梯王哈杜西勒签订和约告终。此时的古埃及已经成为了一个大帝国,极盛时的统治范围北起叙利亚,南到尼罗河第六瀑布,横跨北非和西亚。

卢克索神庙
古埃及到了二十王朝以后,内部矛盾不断激化导致国力衰竭,从公元前1070年到公元前664年,这是跨越了五个王朝的“第三中间时期”,其间经历了被利比亚人、努比亚人和亚述人的统治。自第二十六王朝起进入“古埃及后期”,最终在公元前525年被波斯帝国所侵占,古埃及文明独立发展的时代从此结束。然而,古埃及的历史还在继续,波斯人在埃及建立了第二十七王朝和第三十一王朝,古埃及二十六王朝后裔在反抗中建立了短暂的第二十八、二十九和三十王朝。公元前332年,古埃及被亚历山大大帝所统治,亚历山大死后,其部将托勒密占据了埃及,建立了托勒密王朝,他也自称为法老,但当时的埃及已经彻底是在外族人的统治下了。古罗马崛起后,成为地中海的大国,埃及也被其占领。公元7世纪,阿拉伯人进入埃及,古埃及原有的文明在此后被阿拉伯文明所取代而消失。
3.莎草纸所记录的知识
纸莎草,一种生长在热带和亚热带的多年生草本植物,在尼罗河下游三角洲的沼泽、浅水湾和溪流岸畔都可以看到它们。纸莎草有着长而直的茎秆,古埃及人就是用这种草茎秆内的纤维来制作纸张的。古埃及人还用植物细而硬的茎秆作为写字的笔,同时还发明了用水混合黑烟灰及胶浆制成的墨水。
宗教是古埃及文明产生和发展的重要根源,它把古埃及社会生活和文化的各方面都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文明网络。从政治法律到生活习俗,从文学、建筑、艺术到医学、数学、天文,都蕴含着宗教的思想。
古埃及国家是由从原始公社转变而来的农村公社组成的,每个公社开始都各有自己的图腾,在形成统一国家之后,神并没有完全统一起来,但形成了一些全国性的大神。处于人类文明初期的古埃及人把自己的生与死以及自然现象都交给神来掌握,甚至连改造自然的技术和理解的智慧也包括在内。许多法老把自己看成是神的化身,在神的昭示下掌管着国家。而神庙中的祭司则是在神的启示下,掌握文字,并执行着文献的记录、保存和整理的职责马伊莉。在罗马人统治埃及之后,由于限制了神庙的特权,祭司阶层慢慢消亡了,这也是人们后来不得不靠破译古埃及文字来重新认识古埃及文化的原因。

莎草纸书
古埃及文字形体的演变经历了象形文字、祭祀体文字、世俗体文字和科普特文字四个阶段。大约在公元前3500到前3000年,古埃及人发明了由图画发展而来的象形文字,这种文字是人类最古老的书写文字之一,多刻在古埃及人的墓穴、纪念碑、庙宇墙壁的石块上,所以也被称为“圣书体”。这是我们所知道的最早构成体系的古埃及文字材料。为实用和方便起见,祭司们又将象形文字的符号外形加以简化,创造出了祭祀体文字。随着文字应用场合的多样化,古埃及人又创造出祭祀体文字的草写形式,被称为世俗体文字。公元前30年,罗马人占领埃及,取代了托勒密王朝的统治地位,他们为古埃及人带来了一种新的文字,这是由24个希腊字母和7个补充字母构成的世俗体文字,这就是科普特文字。公元642年,阿拉伯人进入埃及后周志康,科普特语被阿拉伯语取代。

古埃及的象形文字
宗教情结支配着古埃及人生活的各个方面。古埃及人十分崇信“来世说”。日出日落,月圆月缺,尼罗河水的定期泛滥,还有年复一年的季节轮替,这些都使他们认为不仅自然是循环往复的,而且人的生命也是一个周而复始的过程,生死轮替,灵魂常在。在这种信念的支配下,古埃及人希望用木乃伊使死者的亡灵得到依附,同时,精心营建陵墓以使逝者得以继续尘世的生活。
古埃及人为一代代的法老建造起了一座座宏伟壮观的金字塔,他们的建筑艺术也在巍峨宏大的神庙、宫殿以及精致整洁的市政设施和民居等方面得到了体现。
古埃及人的智慧不仅在建筑艺术得到表现,他们还创作了丰富的文学作品,这些作品包括了后来几乎所有的文学样式,从想象力丰富的神话传说、炫耀武德的传记文学、规范行为的教谕文学,董湘昆到意境优美的散文故事,还有虔诚纯真的诗歌,因而古埃及也被誉为世界文学的发祥地。虽然这些作品多出自祭司或书吏之手,但却是整个古埃及时代人们精神生活的生动反映。
制作木乃伊反映了古埃及人对人体结构的认识水平,这也对古埃及人积累人体解剖知识很有帮助。古埃及人配制药物的技术在当时闻名于世,他们已经有了医学分科的认识,甚至还可以用外科手术来治疗一些疾病。这些都已经远远超越了原始宗教对于人类健康的认知水平,对现代医学的起源和发展影响重大。

图特卡蒙法老木乃伊上的金面具
对神的信仰,使古埃及人重视天文现象,神庙中的祭司忠实地记录着观察到的天文事件,他们不仅给星体命名,而且还将它们分成不同的星座,根据星相的观察,制定出自己的历法。他们还利用日晷和水钟来测定白昼和黑夜的时刻,形成了较为完整的时间体系。
虽然古埃及人认为他们的创造都是神的启示的结果,但从出土的纸草书文献却表明,古埃及人的知识却是他们自己创造出来的,尤其是神庙中的祭司们在保存和发展这些知识方面作用巨大。如在公元前2000年前后的纸草书和公元前1600年左右的埃伯斯纸草书卷载有医学知识内容,在公元前1600年前一个名叫阿摩斯的祭司写的一份纸草书卷中转录了此前人们积累起来的几何和算术知识。
古埃及人用他们的聪明才智创造了他们那个时代最为伟大的文明体系,它的光芒照亮了地中海沿岸的很多地区,并点燃了古希腊的文明之火本耶普。
意见反馈